強毀青苗屢禁不止 根源在于“三觀”不正

4、5月份是冬小麥抽穗、揚花、灌漿時節,日漸飽滿、收獲在望的麥穗,對經歷了秋種、冬盼、春忙的農民來說代表著希望,于國家而言則意味著夏糧有個好收成。

然而,近期在一些糧產區的個別鄉村卻接連發生推毀小麥青苗事件。收割在即的麥苗毀于一旦,農民大半年的辛勞付之東流,著實令人痛心。筆者上網檢索可信報道發現,這樣的事情在不同地區多次發生。

歸納分析多起案例,其中原委倒也并不復雜。以一些鄉鎮政府為主,也有部分開發商和村組集體參與的毀苗一方,無外乎建設開發急用地,在未能與麥農協商一致的情況下,強壓一頭,單方面清表騰地。而被毀苗的農民,大多因為開發建設主體存在未批先用、邊報邊建、強行流轉、補償較低等情況,才不同意讓出土地。

野蠻推青、強行毀苗多發頻發,不僅踐踏糧食資源、傷害農民感情,而且嚴重損害黨和政府形象,不利于社會和諧穩定,影響極其惡劣。

那么,此類現象為何屢禁不止?深究其行為動機和思想根源,筆者認為,主要還是部分基層干部的政績觀、群眾觀與權力觀出了問題。

政績觀扭曲。在建設用地供需矛盾突出的當下,一些基層干部急于出成績、撈政績,認為依法征地行之不通或耗時過長,而侵占農民的土地相對“簡單易行”,所以假發展之名,大肆違法占地。這樣的干部眼里只有自己的政績,罔顧群眾的利益,只算經濟賬,不算政治賬、民心賬,農民權益、糧食安全自然不放在心上,秀穗結實的青苗在其眼中又與荒草何異?!

群眾觀錯位。由于脫離群眾、觀念錯位,一些基層干部公仆意識缺失,將農民的合理訴求視為胡攪蠻纏,把自己的作風粗暴歸咎于農民太“刁”。于是在征地中就出現了一些干部以自作主張代替征求民意,以發號施令代替講解動員,以霸道蠻橫代替平等協商,使本可化解的矛盾不斷摩擦、積累、放大,最終“祭出”強毀青苗之舉。

權力觀異化。當政績觀與群眾觀出現問題時,權力觀必然異化,權就難為民所用,也難依法而用。與此同時,得益于普法宣傳,農民守法、護法、用法意識卻在快速提升,在征地中開始提出信息公開、程序合法、協商平等、補償合規等合理要求。這本是社會的進步,但在那些想濫用權力違法占地者面前,卻成了“阻路石”“攔路虎”。在多起強毀青苗事件中,毀苗者并非不懂法,而是濫用權,試圖以權力的高壓逼迫群眾就范,全然忘記了“權為民所用”這句話。

如何從源頭和根本上杜絕毀壞莊稼青苗的行為?筆者認為應該在以下四方面發力。

引導糧產區干部樹立正確的發展觀、政績觀。糧食主產區承擔著保障糧食安全的重任,然而短期內糧食生產對財政貢獻小,不容易出政績,不如抓工業見效快、搞三產賦稅高,導致基層政府對重糧抓糧往往高舉輕放。對此,在思想層面,要加強基層干部初心使命教育,強化宗旨為民意識,提升其對糧食安全重要性與緊迫性的認識。在制度層面,國家要進一步加大對糧食主產區的政策扶持力度,省市縣要加大糧食生產工作的考核權重,引導樹立正確的政績觀。在發展層面,要引導基層干部發揮糧食生產優勢,在加工轉化增值上下功夫,還要鼓勵在盤活閑置撂荒土地上尋求發展空間,不能總盯著耕地不放,一味打農田的主意。

針對土地違法行為完善監督、嚴格執法。掃帚不到,灰塵不掉。違法征占、強毀青苗事件,普遍是在媒體曝光后,上級部門才介入調查,這充分暴露了土地監察部門工作上的不力,即便沒有包庇縱容之責,也難逃失察之過。此外,一番調查過后,對于毀苗事件的處理結果又往往只傷皮毛、不動筋骨,本應起到警示教育作用的處罰反而成了負面縱容。對此,既要加強法律監督工作,織密監督網、扎緊權力籠,還應從嚴執法,加強懲罰力度,提高問責層級,讓威懾之劍始終高懸、鋒芒畢現。

保護莊稼青苗應明令在前、警示常在。若是毀壞莊稼青苗行為發生后再緊急排查、發文制止,無異于“馬后炮”,這樣的“事后諸葛亮”萬萬當不得!冬小麥生長有8個月左右的周期,糧食生產要全年來抓,絕不能寄希望于出現問題后的一兩個“緊急通知”就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糧產區各級政府應當明令要求在前,警示教育常態化,讓警鐘長鳴。

水蜜桃视频之爱如潮水開展農地征用還需完善方式、優化方法。土地使用權的轉移,伴隨著的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利字當頭,博弈難免,而推毀青苗的做法,是將博弈推向零和甚至負和的“雙輸”局面。我們的基層干部必須明白,征地開發本質是為民謀福,政府工作與農民利益之間不存在天然對立,通過溝通與合作是可以實現正和博弈的。具體到征地實踐中,基層干部應深入了解民意,據此優化方案設計,針對農民對土地感情特殊,看到土地空著就想種上東西、得份收成的心理,在征地與開工建設之間盡量減少土地閑置時間;要廣泛傾聽農民訴求,全面公開各項信息,消除信息不對稱給農民帶來的顧慮與疑惑;要積極開展群眾工作,從農民的立場出發,多一些換位思考,不厭其煩把政策講透徹,把問題說明白,要相信在平等基礎上開展協商談判,定能獲得農民的理解和支持。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