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電商人才報告》:2025年人才缺口將達350萬,拼多多成最大人才興農平臺

“以拼多多為代表的新電商,在推動農產品上行,孕育興農電商人才方面激發出一場真正的變革,拼多多正在成為中國最大的人才興農平臺和農產品電商的黃埔軍校”,2020年6月10日,中國農業大學智慧電商研究院發布《2020中國農村電商人才現狀與發展報告》(下稱“《報告》”),詳細分析政府、企業在推動中國農村電商人才發展中的重要作用,并對未來農產品上行電商人才需求作出預估:“2025年缺口為350萬人”。

《報告》認為,在“大國小農”背景下,中國農產品上行模式不斷優化迭代,通過消費端“集零為整”倒推生產端“聚小成大”, 以“多對多”“整對整”的方式,對產銷兩端進行智能匹配,拼多多創造了非常適合中國三農國情的“云端農業”新模式,推動了電商人才大規模增長。

“中國農產品的‘互聯網+’剛剛進入高速發展的第二階段,面臨巨大的人才缺口,未來需要政府搭好政策舞臺,高校電商人才培訓體系和拼多多、淘寶等電商平臺全力投入,將推動農村電商迎來一個新的時代。”中國農大智慧電商研究院院長、課題組負責人郭沛說。

農產品電商進入高速發展期,人才缺口將達350萬

《報告》結合“十三五”期間我國農產品電商商家數量、農產品電商銷售復合增長率等情況,估算出未來五年農產品電商人才缺口將逐年上升至350萬,并對云南縣域電商人才案例進行了深入解剖,總結出電商人才缺乏的幾個特點。

圖片1.png 

未來5年,中國農村電商人才缺口將達350萬人。圖表來源 | 中國農業大學,《2020中國農村電商人才發展報告》

《報告》分析,除了企業家式的電商人才,農村縣域電商人才主要分為運營推廣、美工設計、客服和物流倉儲四類,占比分別為 12.4%、16.8%、23.3%和 31.7%。運營推廣及美工設計等對技術要求較高的職位,人員較為缺乏。其中,87.6%的創業團隊存在一人身兼多職,即從產品到運營到營銷,能力強就負責多個工種的情況。

《報告》同時發現,目前農產品上行電商人群,仍以中等文化水平為主,其中小學文化占比為1%,初中文化占比為50%,高中文化占比為32.5%,大學文化比例僅為16.5%。調研發現,大部分高校畢業的電商專業人才,第一選擇并非投身于基層農村電商的發展。

《報告》分析稱,電商平臺前些年主要在推動工業品下行,一些平臺通過設立中間服務機構教農村網民“觸網”,主要是在PC時代拓展消費市場的一套解決方案,農產品上行一直還在尋找更有效的新模式。

近年來,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使得一大批50、60后、90、00后直接跳過了PC時代,進入到移動互聯網的環境中,因為微信支付和物流的便利化,農村網民從娛樂休閑走向消費購買,隨著拼多多等新電商平臺的興起,“農產品上行”進入爆發式增長的階段,“新電商的興起速度太快,人才需求增速太快,但供給端的培訓體系和學員意識都還沒有及時轉變過來,擴大了我國農產品上行電商人才的缺口,使人才問題日漸成為制約中國農村電商發展的重要瓶頸”,郭沛稱。

拼多多正迅速成為最大人才興農平臺

2019年農產品活躍商家超過58萬,帶動返鄉新農人超過86000人,直連超過1200萬農業生產者,《報告》數據顯示,基于簡便的操作界面和流程,拼多多不到五年時間以裂變等方式獲得6.28億年度活躍消費者的同時,吸引了510萬活躍商戶。其中,農產品商家占比超過11.3%,分布全國主要農產區的80、90后大學生、進城務工返鄉新農人,伴隨著拼多多的指數級發展獲得飛速成長。早在2015年9月,拼多多即提出“平臺+新農人”的體系,通過新市場機制下合理的利益分配,引導受過高等教育、了解互聯網的新型職業人才返鄉創業。

圖片2.png

疫情期間,多多大學講師向山東壽光學員在線授課。(攝影|錢江)

在實戰養成大批量新電商人才的同時,以多多大學等為載體,拼多多通過與政府部門和高校師資力量合作,系統地推進農村電商人才培訓計劃。平臺上70%以上的活躍商家,都通過多多大學接受過系統培訓。

2019年雙十一當天,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主講的瀾滄科技扶貧班在瀾滄拉祜族自治縣竹塘鄉云山村正式開班,拼多多負責電商實戰培訓,來自全縣20個鄉鎮、年齡從20至50歲不等的60名首批學員,從零學習電商知識,在拼多多開設屬于自己的網絡店鋪。

 

圖片3.png

中國工程院朱有勇院士正給學員們上課。電商班開課期間,所有教師和學員統一身著迷彩服參加培訓。攝影|孫偉

2019年5月,拼多多與中國農業大學達成戰略合作,隨即,雙方團隊在云南文山開設第一堂公開課,110名當地農村學員參與該課程。2019年,“多多大學”的線下課程覆蓋12個省份的農村學員,在此基礎上形成的線上專業課程,累積觸達49萬農業經營者。

“隨著‘云端農業’新模式的成熟和擴展,拼多多正迅速成為最大的人才興農電商平臺”,《報告》結論稱。

《報告》還分析了另外兩大電商平臺的農村電商人才培養特點。京東主要從落實“生鮮電商戰略”開展農產品上行的運營管理、電商運作知識等培養,“通過授權專業培訓結構、校企合作開展相關培訓”;阿里巴巴則通過“從政策解讀、趨勢分析、實踐探索等多方面對縣域領導者進行培養”“以實踐操作培訓方式對農村淘寶創業者進行培養”“借助淘寶大學與分享嘉賓開展相關培訓”。

三位一體:政府、高校、企業聯手培養“雙零人才”

《報告》把農村電商人才發展模式分為兩大類:一是政府主導型,二是電商推動型。在政府主導下,通過學歷教育和專題培養,形成了農村電商人才培養的基礎盤。多多大學、淘寶大學等電商推動模式成為重要的市場化力量,對農村電商人才培養,發揮著強大的實踐引領效應。

圖片4.png

拼多多實施農產品上行人才培養的傳導機制。圖表來源 | 中國農業大學,《2020中國農村電商人才發展報告》

 “面對350萬的電商人才缺口,光靠政府、高校或任何一家電商平臺,都無法及時解決問題”,課題組認為,農村電商人才的培養是系統工程,需要政府頂層設計,高校提供智力支持,電商進行實戰培訓,“創造出一種聯動模式,才能建立高效適用的人才培養體系,培養出與企業電子商務應用實際‘零距離’,與就業崗位‘零適應期’,既有發展后勁又能快速進入具體電子商務崗位的‘雙零人才’”。

此外,《報告》還分析了新冠疫情后風行全國的“市縣長直播”帶來的人才效應。2月份以來,已有超過200位市縣長進入拼多多助農直播間,這在全國掀起了一股直播帶貨的風潮,吸引了大批90后、00后試水“直播賣貨”,養成了一批新電商人才。

“為多元化培養農村電商人才,拼多多甚至通過邀請院士和大學校長等學術精英走進直播間,帶動整個高校的學生嘗試直播,在新青年心中,埋下一顆電商助農的種子。”拼多多新農業農村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韓東原說,“拼多多未來5年將投入500億支持農業農村新基建,聚焦于企業家式電商人才的養成,推動‘百縣萬商’,為中國農業帶來真正的改變。”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